MR.DEER

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不二周助个人向】禮(1&2)

关于为什么标题打了繁体字其实就是觉得这样高端大气上档次

各种私设慎入。

平行世界设定。

CP不明。不过好像也没有。


【禮·壹】第一个四年


小小的孩子坐在车里,手里紧紧地攥着一袋贝壳。雪白的、带着海洋气息的贝壳装在粗糙的麻布小袋子里,汽车偶尔的晃动还能带起贝壳碰撞的沙沙声。


“周助,要不把贝壳拿开吧?”坐在旁边穿着蓝色沙滩裙的少女伸出手扯扯小袋子,那孩子反而抓得更紧,质地略硬的麻布皱褶横生,像极了隔壁家的老爷爷脸上的皱纹。那个老爷爷的口袋里总是装着三两个甜甜的糖渍梅子和糖果,脸上挂着千叶式的阳光微笑。


“姐姐,为什么我们要搬走呢?”另一个更年幼的孩子嘴里还含着颗糖果,说话也有些含糊。


“裕太乖,我们要回东京了。”坐在前座的不二夫人轻笑,温柔地安慰着:“东京才是我们的家哦。”


裕太钻进姐姐怀里,不明所以地胡乱答应,听着由美子讲海妖的故事,而攥着麻布袋的孩子却无声地泪流满面。


沙沙沙、沙沙沙。


呐,周助,这是大海拜托贝壳精灵送给我们的声音哦——白发的男孩站在千叶金黄的沙滩上,嘴上爽朗的微笑比当空烈日还要灿烂。


【禮·贰】第二个四年


穿着空荡病号服的小孩站在门边,透过一块小小的玻璃隔板向外看,像是在等待什么,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也许是被那微笑吸引,一个半大的孩子站在隔板前和他打招呼,眼神纯真稚嫩,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带着活力。


“快走!”一个中年妇女快步走来,拦腰抱起门外的孩子,看向周助的眼神仿佛是在看疯子。周助微愣,微笑也挂不住了。


不知是第几次被这样嫌弃了,心里居然生出几分习惯感。自嘲地勾起嘴角,笑容却更加甜美。嘛,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傍晚,护士虎着脸推着餐车走进来,圆滚滚的铁勺上还沾着酱汁。她用勺柄敲敲铁盆。“510吃什么!”比起询问,反而更像是在质问。


“低盐低油套餐......”周助匆匆忙忙地起身,站在窄窄的病床上伸手够输液瓶,熟练地把吊瓶挂在晾衣叉上,然后穿着小小的拖鞋快步走过来。护士看着眼前的孩子,终究还是软下心肠,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放在餐盘上。


这颗圆圆的、有着可爱色彩的糖果,就像是一束暖暖的光,点亮了孩子空洞黑暗的心。

分割线————————————————————

这里是作死的老D。眼看着要考试了然而我却!#%67*DH:—+v=。发现自己好久没来了于是除个草。最后一句,FUJI赐予我力量!Pass the exam!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