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寒江雪  

【刀剑乱舞-胁差】火葬

火葬

“一期哥!”


哭喊声和火焰舔舐钢铁的噪音交杂。星星点点滴落的泪根本无法抵挡这场疯狂的大火。


他们看着自己最敬爱的哥哥被大火吞噬,看着他死去的付丧神灵消失......


“呐,骨喰。”鲶尾忽然转过头,“回去的时候,要怎么跟弟弟们说呢。”


“......”


“回答我!”鲶尾狠狠地揪住骨喰只剩半截的领子,“你说啊!”


“他死了。”骨喰看起来无比的平静,“我会说,他死了。”


“骨喰,还是那么冷静呐。”鲶尾笑出声,连眼泪都忍不住淌下。大颗大颗的泪珠还没来得及滚落,就被汹涌的气浪迅速蒸发。


“也好,你要记住你说的话。把它带回去,给他们听——”


持起长长的薙刀,不顾烈火灼烧本体身上传来的剧痛,一步一步,除去一切可燃的物体,生生扫出一条路来。


薙刀在火中发出吱吱的声音,手柄被烧焦,化成粉末。


“骨喰,走!”鲶尾捡起另外一把薙刀,用尽全身力气扔远,骨喰被拽着扑出去,狼狈地着地。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置身门外,屋里鲶尾的身影被热气蒸腾,变得模模糊糊。


“记得——要告诉——他们——”拉长的话语被嗡嗡的热浪声掩盖,消散在浓浓黑烟中。


“呐呐,骨喰哥——”看着衣着整齐的骨喰回到粟田口本家时,围在本家门口的一大群孩子就已经凑了过来。“一期哥和鲶尾哥呢?”


骨喰扶着比自己还要高大的薙刀,沉默良久。


“他们,睡着了。”


对不起,鲶尾......我还是没能告诉他们这个事实。


深夜。骨喰躺在厚实的被子上,睁着眼睛看着木色的天花板,脑子里一片混乱。躺在旁边的药研忽然翻过身看他。“在想什么?一期哥,还是鲶尾?”


被人洞穿了想法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尽管那是你的亲人。骨喰难过地点头,一时间房间里又陷入静默。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骨喰快要睡着,药研才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死了啊,他们。”这声叹息的意义太过深远,以至于骨喰猛地惊醒,睡意全无。药研扭过头来,紫色的瞳中只有镇静。“既然活下来了,不如就这样吧。”


“可是他们死了。”我还活着。骨喰瞪大眼,不知所措地盯着躺在隔壁的人。


“可你还活着。”药研像是十分轻松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骨喰怔怔地看着药研,而后者慢慢睡去。大约是四更天时,骨喰也才睡下。这一夜,无梦。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宽敞的院里,五虎退的小老虎照样乱跑,药研依旧披着白大褂一副正经样子。骨喰站在屋檐下,无言地盯着随风晃动的风铃。大家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都心照不宣的,没有任何人提起那把太刀和薙刀。


他们会不会忘了......骨喰忽然想。


1657年明历。骨喰藤四郎烧毁。


可是,药研,他是在1582年被烧毁的啊。是谁......在和我说话......

END

强行烂尾。好久没有更文了,然而今天刚考玩物理和语文。先溜去装样子了,各位也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喔。

评论(3)
热度(27)
© 寒江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