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等我十五天,拜托了。
戳开BOOM↓
转载请注明转自lofter并表明笔名【即是“江山雪色”】,允许转至贴吧、空间,其余私信再谈。
P.S.不管转到哪都需要授权。

  江山雪色  

【联文】记庄园修椅子人员的一天

如你所见,我是庄园的一名椅子维修工。没错,帅裂苍穹的我,是一名椅子维修工。

你问我为什么不靠脸吃饭?我只能告诉你,我是实力派,我就看不起那些卖脸的家伙!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打我啊!

咳咳。言归正传,今天我要吐槽的是每日的工作量。

自从那位带着草帽,举止完全不符合纤细身材的园丁小姐来到庄园,我就明白庄园主广招修理工的原因了。每天,员工们通过屏幕远程监控游戏的进行,而我心惊肉跳地坐在角落盯着满场上窜下跳的园丁小姐。

噢!该死的!偏偏她的身影如此迷人,让我不得不原谅她——收回我的违心话,我原谅她仅仅因为她是厂长先生的宝贝女儿!

游戏结束时已经黎明将至,我得趁早把庄园的椅子修好。今天园丁小姐表现不错,只拆掉了四把椅子,看来我可以早点休息了。

修理了损坏的椅子,心血来潮的我蹑手蹑脚地脱离队伍,试着用园丁小姐独特的方式拆掉一把完好的狂欢之椅,结果不尽人意,还划破了我的手套——庄园主那吝啬鬼,每个月只发一副手套啊!没想到那锋利的荆棘居然穿透了厚实的棉麻手套,在我的手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无可奈何,我赶紧捧着手套归队,走时不忘深深地望一眼。

园丁小姐真是个可怕的人呐。

备受打击的我回了庄园,却对破手套毫无办法。犹豫许久,我敲开了艾米丽的房门,请求心灵手巧的她替我缝补一下手套。她答应了,并在得知我的身份后顺便替我检查了身体。

过了几天,我在大厅遇到了园丁小姐。她似乎有些紧张,手里不住地摆弄那个工具箱。但很快她就放了下来,一步一挪地朝我走来。此时我正撅着屁股跪趴着往墙角粘蛛网,仅是通过一旁的镜子瞄见了她的动作。

她要干嘛!是看见了我几天前在游戏场地东施效颦的动作感到生气要来打我吗!心脏极速跳动,血液飞快流过血管冲上大脑,没一会儿就红了脸。强烈的求生欲使我回过头,僵硬地用破旧的帽子遮住脸。

“请问是你负责修理椅子的***吗?”她问。

我被这句话吓得一愣,过了一会儿才犹豫着点点头。

“真是抱歉!曾经我总是胡乱拆椅子给你们造成了过多的工作量......”她腼腆地将脸侧散落的碎发别到耳后,“艾米丽也说过我了,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你愿意满足我一个小小请求吗?”

我迟疑半晌,不知她的话里有几分真实可信。于是我示意她说下去。

“光是今天就已经有四个员工因为修椅子劳累过度去找我家艾米丽治疗,艾米丽她每天都累的不行,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的天使因为我的行为而无精打采!我发誓我会努力少拆椅子的!所以你能不去找艾米丽吗?”

我望着她请求的眼神,是那样清澈、动人!虽然她的话我没听懂,但这样的眼神叫我鬼迷心窍般答应了她,事后我才发觉狗粮已经糊了一嘴。

大家好,我是一名椅子修理工,我在庄园里活得快乐似神仙。

真的,我没有在哭,真的没有呜呜呜呜......
————————————
是丑陋的我!联文的各位都好酷,感受到深深的打击。
说是一天,实则N天。抱歉。

评论(2)
热度(15)
© 江山雪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