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寒江雪  

【刀剑乱舞-来派】仲夏夜、萤火虫、梦境徘徊

【一】仲夏夜


明石走在去往夏日祭典的路上,身后跟着满心欢喜的爱染和萤丸。


“路真是长啊。”明石打了个哈欠,“明明不用我带路,爱染也知道在哪的吧。”


“明石!怎么能这么说呢!”爱染紧紧地拉着萤丸的手,“这可是萤第一次,第一次去诶!”


萤丸眨巴眨巴着大眼睛,什么话都没说,眼里分明闪烁着渴望的荧光,让人不好拒绝。


“嗨嗨,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明石依旧漫不经心的样子,脚下的步子却快了些,“那我们快点吧。”


爱染立马给哄得眉开眼笑,拽着萤丸向前快跑了几步,嘴里不断地跟他描述以前的祭典的盛大模样,像极了一只活泼好动,总围在主人身边撒娇的小狗。


萤丸跟着笑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快乐。


这回反倒是我落在最后面了?明石懒洋洋地看了看天色。倒也不错嘛。


一条不长的街上挤满了穿着各色浴衣的人,小小的店铺一间连着一间。幸亏从审神者那要来了得以在现世中现形的护身符,这才得以不被挤飞。爱染取下脖子上挂着的小钱袋,里面折着两张一千元的纸币和五六个一百元的硬币。他像审神者看的书中的小无赖一样,拿着四个一百元的硬币非要向卖苹果糖的老板买三个苹果糖。老板被缠得无可奈何,拣出最小的三个塞进爱染手里,嘴里念叨着倒霉。萤丸头一次见,接过来看了半天才咬了一小块,反倒是爱染,没一会就吃掉了一大半。


明石跟在后面,视线紧紧地粘在两个小家伙身上,笑得和卖苹果糖的老板一样无可奈何。


【二】萤火虫


两人被爱染拉到了视野开阔的草坪上,深青色的草地在灯火覆盖不到的地方渲染出神秘的色彩,人们也三三两两挤着,闹着。


散发着淡淡光亮的萤火虫围在萤丸飞来飞去,固执地想停靠在这个人身上。


“诶,是萤火虫诶!”爱染手疾眼快地拢住一只,小小的荧光在指缝间一闪一闪的,像极了萤丸的眼睛。

“国俊,不要这样啦......它们、它们会死掉的。”萤丸对这些自来熟的小生灵很是喜爱,仿佛天生通晓交流的语言。


爱染遗憾地放开手,萤火虫在空中转悠了一圈,立刻转向真正的目标飞去。“那在冬天,萤的周围也会有萤火虫吗?”他问。


萤丸垂下眸子,语气颇为无奈:“国俊没听说过吗,冬天没有萤火虫的。”


明石正想和他们开个玩笑,烟花却在此刻炸开,绚烂了这个美丽的夏日。


【三】梦境徘徊


自从那个冬天过去之后,明石愈发没有干劲,来的大小事务都由尚且年幼的爱染负责。


“就算萤不在了,生活也得继续啊。”爱染自豪地指着画上的神明,“锵,只要爱染明王还在,来就不会死去。”


明石索性封锁了灵力,缩回本体里。许多武士经过架着这把太刀的刀架,留下了坚信的眼神。不过,那都是对曾经的明石的信奉。


更多的武士走向了阿苏神社,盯着空落落的长长的刀架感伤。


萤丸沉海,国宝沉海。这无疑是对大和的武士的挑衅和精神屠杀。


而对于萤丸来说,海底啊,是萤火虫去不到的地方。


数百年的时光飞逝而去,萤丸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大太刀的刀鞘被咸腥的海水腐蚀殆尽,刀身也破损,缺口和断痕与日俱增。


直到那天。


永远黑暗的海底浮现出淡淡的荧光,美得不可方物——对于很久没见光的萤丸来说,实在是太美、太美了。


双眼不自觉地发酸,流不出半滴泪。


这是幻觉么?我是不是要死了......


看不清脸的青年伸出手,紧紧地握住那把脆弱的本体,一手无比轻柔地抚摸着纤长的刀身,一手拍着萤丸的后背。


“走吧,明石和爱染,他们还在等你回家。”


时间的齿轮被命运拨动,他站在院子里,星空和当年那个夏日庆典的夜空一样美丽。


群星闪耀,繁碎如沙,萤火飞舞,梦境徘徊。


---END---

大家好我是脑残而又喜欢砸玻璃的夏铃【MR.DEER】......这次是开放性结局,he或be任君选择www这篇文是从上周双龙组更新后的小产物,萤丸真的敲可爱,尤其是英勇地砍翻一堆敌刀的时候www萤总且受我一拜!

评论(3)
热度(21)
© 寒江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