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寒江雪  

【0228】在周助离开后的第三年

【虐向(大概是眼睛进冷却材的级别?)】
【私设周助车祸死亡】
【接受无能请关闭谢谢】

【平行世界设定】

虽然知道快要生日的时候写这个不好,但是真心想虐一把......讲述的是周助因车祸死亡后的第三年,私设是16岁生日的前一天也就是0228......
反正MR.DEER我写着写着就有点泪目了不知道你怎样......
(ಥ_ಥ)MR.DEER专用分割线(ಥ_ಥ)
“裕太,我已经跟学校请好假咯,等会吃完早餐一起去花店看看吧。”不二淑子站在门后。终是没有把门打开,女人温和的声音清清浅浅的,被空气分解。
“......我知道了。”裕太站在立身镜前,沉默地套上黑色西装外套。白色衬衫系着黑色丝绸领带,胸前的口袋别着一朵白色的绢花。
大哥,这是第三年了。裕太不自在地把有些长的发丝束起。再也不会有所谓的天才哥哥,也不用活在你的影子之下,明明,明明应该开心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难过......
“呐,裕太。”
“呐呐,裕太不如来和哥哥约会吧。”
“裕太......不喜欢哥哥吗?”
“舍弟,蒙承关照了。”
“网球,不应该作为仇恨的工具。”
“还是小时候的裕太更可爱啊。”
......
大哥,大哥......忽然鼻子发酸,眼眶里不自觉蓄了泪。
“DIDIDI......”手机里多了几条短信,几乎是同是发来的。
裕太打开房间门,低头看信息。
“裕太,今天下午我们圣鲁道夫全员去看你大哥。嗯哼哼哼。”From观月
“不二弟弟,今天中午青学网球社要去看你大哥nya,菊丸大人我可是带了我的小熊大五郎nya。”From菊丸
“本大爷今天上午没课,等会儿就过来。”From迹部
“抱歉,网球部今天要举行排名赛,我们会晚到,大概下午七点。”From幸村
“四天宝寺离东京有点远,所以我们搞笑天团会迟些去哦!不要忘记我们呀!”From白石
“不动峰会准时参加。请先代我们问好。”From橘
在周助还在的时候裕太就吐槽过自家大哥人缘之广,现在倒是体现出来了。裕太攥紧手机,慢慢走下楼,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句轻轻软软的“裕太”。
僵直了身体,裕太回过头。“大......哥?”裕太只觉得声线抑制不住地颤抖。
“裕——太。”那个声音轻到几乎不存在,“对——不——起——”
“大哥!”裕太猛地回头,只看见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泰迪熊。
栗色的柔顺毛发,海蓝色的眼里仿佛藏着小熊星座流星雨时留下的光芒,暖暖的微笑,白色的八重樱花别针——
都是大哥喜欢的。
“大哥......是你吗?”裕太扶着扶手,一步一步,缓慢地踏着阶梯。
“裕——太。对——不——起。”缥缈的声音像风一样缠绕在裕太耳边,“我,不是一个好哥哥——也不是一个好弟弟——更不是一个好儿子......”
“大哥!大哥!你在哪!”眼里的泪早已抑制不住夺眶而出。楼梯那么长那么长,长得看不见尽头。想回头,却同样看不到终点。
“呐,裕太。你,讨厌我——吗?”
裕太颓废地把领带抽出,跪坐在宽宽的阶梯上:“我的哥哥,我怎么可能讨厌得起来......”
“谢谢......谢谢你,裕太!”眼前忽然飞来无数星光般的光点,一点一点拼凑出不二周助的模样。
“你......还没长高就又瘦了,......肯定是自己一个人不好好吃饭,不肯乖乖喝牛奶......真是的,一个人就照顾不好自己吗......你这样我们怎么能放心啊。诶,怎么又哭了,笨,笨蛋老哥......”裕太想要触摸他的脸,伸出的手却从眼前人儿的脸中穿过。眼里的泪水不自觉地滴落,啪嗒啪嗒打湿了雪白的衬衫。“大哥别哭啊,你一哭,我就又想哭了......”
“裕太,对不起,谢谢......最喜欢,最喜欢你们了!”周助嘴角扯出一抹惨淡的微笑,声音呜咽着,小得几乎快要听不清。
光芒慢慢散去,从白嫩的脚趾开始,身体一点一点变得透明。
“大哥!”伸长手臂想要拢住四散的星尘却怎么也碰不到;眼睁睁地看着最想见的人离开却留不住。
神啊,拜托你,他不该在这样的年纪离开!
“裕太,大哥很爱很爱你。”周助似乎也发现身体在消失,“真的要说再见了......我很想你们,想裕太,想由美子姐姐,想爸爸想妈妈想我的朋友——”
“我们也很想你!”裕太几乎自暴自弃,“大哥,求你,别走好不好——”
“裕太......”周助想要说些什么安慰他,但已经没有时间。
“我就是风啊......”轻轻的,缥缈的话语很快随风散去,妈妈低低的哭声和由美子姐姐的抽泣越来越明显。
“妈......妈......”裕太艰难地睁开眼,“我,怎么了?”
“裕太你醒了!”由美子扑过来握住裕太的手,“你下楼的时候,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你哥哥的那个泰迪熊,然后忽然就从楼梯上滚下来......然后头部受伤。所幸只是轻度脑震荡,只是后脑勺那里缝了十四针。”
“放心吧,我没事的......”裕太勉强地微微一笑。
淑子揩泪道:“裕太,你之前晕倒的时候我看到你在哭,还在喊‘大哥别走’什么的。是噩梦?”
裕太半阖上眼:“大概是当时魔障了吧......感觉看到了大哥。”
“拜托你,裕太,周助走了,我们不能再没有你了。”平时总是微笑着沉默着的爸爸忽然抓住了裕太的手。
“......嗯,我知道了。”大哥,你听到了吗?姐姐,妈妈,还有爸爸,我们都很想你。但是我,真的,真的要摆脱你咯,我要活下去,带上你的份呐。
二月。第一抹不带寒意的温和的风拂过裕太的脸庞,舒服得像那个人轻柔的手抚过一般。
对不起,谢谢你,再见啦。那人笑弯了眉眼,一眼万年。
(ಥ_ಥ)MR.DEER专用分割线(ಥ_ಥ)
哇得一声哭了出来。大概是第一次写这种题材,控制不住手指。希望各位喜欢。作此篇于2017.02.26,为此作业没写完( ー̀εー́ )不过都是值得的,嗯。

评论(7)
热度(10)
© 寒江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