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寒江雪  

【童年回忆杀】腌梅子,豆平糖,武士道

西皮是微真冢(感觉连微都没有所以完全不敢占真冢tag),真田手冢处于(假)青梅竹马(真)互相嫌弃状态。第一次写这对西皮,还不能很好地揣摩两人对彼此的心理感受,时间也比较仓促,望谅解谢谢。 @默念念茉 小可爱点的西皮,不过文笔和脑洞实在有限......只能请你吃超低级粮了,真是抱歉。
_(:з」∠)_夏铃专用分割线_(:з」∠)_
真田弦一郎和手冢国光是从小认识但并不怎么亲近的伙伴。志向相似的两人上了同一个警校,成了同班同学。毕业后同是分配到了东京市警察局,自然而然,真田和手冢出于方便,合租了一间九十多坪的小公寓。
手冢本以为又是普通的一天,更何况是令人讨厌的星期天。星期天正好是真田的假期,看着真田依旧一丝不苟地去公园舞刀,正在喝茶吃梅子的手冢露出一抹怪异的微笑。
呵,才几岁就有如此老年化的习惯。手冢往嘴里塞了一颗鲜红的梅子,心想。真田那家伙居然不懂得欣赏我腌的梅子,果然是黑面门神。
要说起腌梅子,这事真不怪真田。
手冢从小跟着祖父长大,口味也和祖父极其相似。手冢国一——也就是手冢国光的祖父,嗜好是腌梅子,玄米茶和钓鱼。很大众老人的嗜好,只是这腌梅子......
“甜得过分。”有幸去手冢家住了一天的不二是这样说的,“手冢家的腌梅子比裕太喜欢的五勺糖红茶要甜得多,我猜所以才需要清淡的玄米茶配合下咽。只是为什么要拿梅子来当点心?大概是甜得胃胀可以有效抵御饥饿感吧。”
真田也是从小随祖父长大的,并且在去手冢家前无比喜欢吃豆平糖,喜欢到去哪都带的程度。但武士出身的真田家是不允许自家孩子吃太多糖的,一个是怕蛀牙,一个是所谓的“武士的自尊与威严”。至于豆平糖,大概是因为历史上有冲田总司这样的天才剑客才存在的“符合武士审美的糖果”吧。
某日小真田随祖父去了小手冢家。“热情好客”的手冢端出了待客必备的腌梅子和玄米茶。真田没吃过腌梅子,作为回礼,他“红着脸”把口袋里装着的一小包豆平糖塞进了手冢手里,然后郑重地捏起一颗鲜红的梅子,小心地塞进嘴里——然后喝完了整整一杯玄米茶。喝完了茶,真田强忍着徘徊于舌上的甜腻跟手冢去参观院子。
回到真田宅后,小真田大病一场,就连平时喜爱的,去哪都带着的豆平糖都不吃了。准确的说,自从那次起,几乎所有甜食都令他反胃。
而在手冢家的小手冢忍不住打开了手里的豆平糖,塞了一把进嘴里,嚼嚼,并没什么味道。于是剩下的几粒被当做鱼食喂了。
两人的初印象都很糟糕,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交心之友。一对好朋友嫌弃归嫌弃,总不至于彼此看不起。
真田和手冢的未来还很长,相信他们能真正快乐。(至于以后的故事嘛,大概还会有后续,得看记不记得写啦。)

评论(3)
热度(3)
© 寒江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