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寒江雪  

【幸不二】拐骗小熊A计划(九)

熬了一节英语之后是无趣的化学,起码幸村是这样认为的。不二除了化学实验的时候精神了些之外,其他时候都跟幸村一样瘫着。熬完了化学,迎面而来的是更加无趣的课间操。所幸关东地区的课间操都是统一的跑步和跳绳,不二也很快适应了立海的课间操活动。
只是,为什么初中部的小海带会跑到高中部来啊!看着一头卷发傻兮兮无意识卖萌的切原,不二一脸尴尬。自己可是打破切原“不败记录”的人呐......
事实上平时小赤也的性格就跟他的头发一样,别扭傲娇还有点小萌。这时候的小海带正缠着幸村讨教管理社员的方法,眨巴眨巴眼睛的可爱模样和裕太有得一拼。(当然以上是不二以后的心声)
幸村颇“耐心”地搞定了切原的问题,顺便把人塞到柳那,就溜去了高中网球部——当然既没有跑步也没有跳绳。不二眼睁睁看着幸村光明正大从老师面前晃过去而自己却在苦逼地跑圈,忍不住皱了皱眉。
当然笑着微微皱眉这个表情很快就在各位布丁(不二的粉丝名称哦,很可爱很好吃)的自拍里出现,不过这都是后话。
大概初中部快要上课了,切原跟柳呆了一会儿就急匆匆地往初中部赶,然后遇见了刚跑完一千五的不二。
“......你是不二?”切原瞪大眼睛上下打量,最终得出此问。
“啊,小切原。”不二保持微笑,“小切原有事吗?”
切原看了看表,抬起头:“要上课了,我先走了。”
不二笑着挥挥手:“那真是扫兴啊。需要找人带路吗?”
小海带炸毛:“我,我才不会迷路呢!就你才迷路!”
不二暗笑切原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和小蠢萌,笑容更加灿烂:“嗨嗨,小切原最棒了,从来不会迷路——除了那一次。”
切原瞬间脸红,转过头飞快地跑了。
幸村光明正大地溜回来,看见了不二和切原对话的全过程,心里也是好笑,切原那小子还不行,需要找真田来铁拳制裁提高才好。想着想着,顺手搂着了不二的肩膀,笑得春光灿烂:“呐,周助,我们的国三王牌是不是很有趣啊?”
后面偷看的两个女生中有一个是不二后援会中的一员:“啊啊啊啊,你家幸村君和我家熊熊抱在一起了啊!”
另一个幸村后援会是妹子搂住不二后援会的妹子:“别分你家我家啦,看着样子,咱们迟早是一家的啦。”
“诶,我站不二幸!”不二后援会的妹子坚持相信自己家的小熊是攻,而幸村后援会的妹子却说:“咱们幸村大大,绝不会被任何人压制!即使是攻受方面也一样!”
“呵,这有什么难的。”一个长得很帅气的黑发女生从草丛里钻出来,“看这体格差,看这腹黑度,看这笑容,绝逼是幸村腹黑温柔攻,不二傲娇腹黑受嘛。”
“如此有理有据的分析,莫非你是立海论坛上那个写网球部耽美文还弃了很多坑的‘日向鲤’大大!”两个女生瞬间变成日向鲤后援会粉丝,“大大你知不知道我追你的柳切《仰望星光派》很久啦!”
被称作日向鲤的女生抓抓头发:“其实,也没有弃很多啦。”
“日向里纪!你又没参加课间操!”穿着高跟鞋的女老师一把将黑发女生提溜出来,顺便警告了一次另外两个女生。
“啊,幸村君和不二君走了......诶!还有两分钟上课!啊——”
幸村和不二回了教室。幸村本以为会度过无趣的上午,没想到隔壁的真田和文太却来找他。
“弦一郎找我,是什么大事呢?”幸村笑眯眯地问,“还有五分钟上课哦,速战速决。”
“是这样的部长!我们想知道不二会不会加入了立海网球部。”文太抢先发问。
幸村回头看了看正在翻看物理书的不二,嘴角勾起一抹难以注意的温柔:“这个啊,还得看他本人意愿。”
真田看了看不二,转头问:“精市,我想问,你最近知道不二师......叔在干什么吗?”
“他?”幸村想了想,好像不太清楚呢。“前几天哭了,吃了苹果派,今天早餐吃了两个章鱼烧,上英语课挑衅阿德菲......没什么的啊。”
“挑衅阿德菲?!”文太吐吐舌头,“看不出来,胆子还挺大的。我上老巫婆的课都不敢吃泡泡糖。”
幸村看看表,还有两分钟:“所以还有事吗?快上课了。”
“精市,帮我转告小......师叔,让他星期五务必要来真田武馆一趟。”真田“真挚”(面无表情)地请求。
“我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了。”幸村点头,心里既好奇又挫败。
幸村有些奇怪的表情和真田严肃的表情都被不二看在眼里。物理书作为了完美的隐藏工具,对话也听了四五分。
网球,于我而言,是什么呢?不二出神地盯着物理书上运动员击球的抛物线图。自己的爱好?刺激的游戏?以手冢为目标的追逐?为了看到日本网坛的崛起?还是因为裕太喜欢而陪练?
不是,都不是。不二否定所有答案,却有找不到缘由。自从U-17之后,自己就疯狂地学习,连那个印着SENGAKU的深蓝色网球袋都没再触碰一下。
即使是所谓的“天才”,到底也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呐。不二苦笑。再坚强的人也是有底线的——或许,偶尔,偶尔依靠一下别人,也不算是坏事吧。
果然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懦夫。不二翻动早已看得滚瓜烂熟的课本,心里多少嘲讽。
_(:з」∠)_夏铃专用分割线_(:з」∠)_
大家好( ー̀εー́ )我们又见面了。讲真腿子卡在U-17做得超过分呐,信仰崩溃什么的,就像基督教徒没有了上帝一样( ー̀εー́ )当然我不是针对宗教,只是比喻,比喻。在我看来不二其实是个表面风轻云淡让人放心的坚强模样,但内心很敏感也有点脆弱的男生,心太细,容易给自身造成伤害。不过没有人总是可以直面困难,给自己一些时间去考虑,因为有些事情也不是直接解决就可以的哦。
大概下一篇会告诉你们不二思考的结果,已经真田务必让不二来的原因。结果可能会超出预算,不过换位思考一下的话是很好理解的哦。( ー̀εー́ )那么推荐一首歌,SPYAIR的《MY FRIEND》,歌词很暖心,现场版粉丝们的反应也超暖,可以说这首歌的歌词救过我一回。很感动,很喜欢。
给每一个看文的你们比心心。爱你们。

评论(7)
热度(13)
© 寒江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