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寒江雪  

【皮肤向】金鸾鹤羽

非洲穷苦人民夏铃某日偷渡至欧洲得到了一只暴力输出小鹿男后被警方发现遣送回了非洲大陆并没收了通行证。
事实上夏铃有皮肤而没姑姑。现在还在使劲拼碎片上黑车中。青坊主一定是太爱我了所以寮里已经有三只了(虽然现在合了两只),可我就是想要个姑姑。( ー̀εー́ )
本来这篇文是打算作生贺的,结果生贺不成又想当年贺,谁知道又没赶上......
今天也在努力寻找姑姑的踪迹。
_(:з」∠)_夏铃专用分割线_(:з」∠)_
“阿爸阿爸,我们寮里明明没有姑获鸟啊,为什么要打皮肤。”莹草被晴明早早地从被窝里拉起来,心里满满的不爽。
“阿爸我天天看着大喇叭喊着羡煞旁人心里难受啊,憋屈啊。”晴明数着钱袋里的勾玉,“不说了,待会阿妈带你们出去。”
“哦。”小鹿男淡定地咽着鱼籽寿司,“那你上哪去?”
“我,我去隔壁寮借点好御魂,还得去总部里讨碎片,给你们买寿司......”晴明放下钱袋子准备往隔壁走,却看见隔壁来非洲旅游的大佬派来的白童子正扯着黑童子的衣角送御魂来了。
“这是六星+15的暴击,攻击针女,这是六星+15的速度,生命雪幽魂......”白童子把包裹递给晴明,走之前还细细嘱咐一番。
神乐在庭院里生生啃了十个鱼籽寿司,回过头来盯着屋里坐着的式神:“吃饱没?”
童男老老实实地给妹妹梳头发,桃花妖和樱花妖靠在树下翻白眼,膝盖上的盘子里还残留着一团鱼籽,莹草机智地讨了个小布包装了不少,小鹿男躲在座敷童子身后拼命抹嘴,座敷正往手背上插输血用的针头,看起来都想大干一场。
“那我们走了。”神乐伞一顿,就到了八岐大蛇家门口。
才来不久的首无被众式神推去敲门,首无不敢,只好大大声喊了句:“八蛇哥!开门呀!”
八岐大蛇其中之一的蛇老二开了门,一副睡眼朦胧样:“这不是那非洲来的神乐吗!找我们啥事儿啊?”
“没,就问问你们那儿有没有姑姑的衣服,我好要一套。”神乐挥挥手,“这不过年嘛,换身衣服喜庆些。”
“哟,新衣服啊。”蛇老三支出个头,“没呢!前两天来了好几个混账东西把我们窝给掏了,估计是什么都不带剩的了。”
“阿妈别说了,咱进屋里头找找就是了。”级别老二的莹草挥了挥手上半支棱的蒲公英道,毕竟家里一帮式神都是她给一手带大的,很多事儿都是她做主。
“得了草姐姐,我先去了。”鲤鱼精带着二队直上八岐大蛇窝,翻了好几轮才罢休。
几队人又去了麒麟那儿,整得四只麒麟和五颜六色的小麒麟乱七八糟,却没发现啥,没办法,只好半路停下来啃莹草用布包裹的还完好的寿司。
“我的角战无不胜!”
“轰隆隆——”
座敷正挂着盐水和血浆,脸上苍白。
神乐心疼地看着莹草撑着疲累的身体给众人施展治愈之光,小鹿男一边往左前腿上裹纱布一边往嘴里塞寿司,就连平时不上场的镰鼬三兄弟都拿着丑时之女的木锤往狼牙棒上钉钉子,樱花妖也使劲抬手给自己治愈。
忽然远处传来一目连的金龙的咆哮,紧接着就看见隔壁欧寮的晴明大佬戴着墨镜身后跟着大批式神腾云驾雾地过来,一手抓着一只六星满级大狗子,一手抓着一只六星满级茨木童子,一脸炫酷:“隔壁的神乐,石距车上不?”
神乐咽下寿司,看了看周围的式神们。虽然脸上都是一副累死了想休息的模样,但眼里的坚定不容忽视。
大概人类也无法像他们一样对伙伴忠心耿耿吧。神乐想。
“......上吧,走着!”大佬一眼看穿,放下了手里的大天狗和茨木:“这两只先借你,记得要完好无损地送回来——顺便一提,御魂也记得要还。”
石距引以为傲的血条在几秒内被清空,装满宝藏的船给狗子的羽毛和茨木用妖气凝结的大手覆盖。
“四星镜姬,三星树妖,四星反枕两个,四星针女,金币,红蛋,羡煞旁人,经验......等等!羡煞旁人!”神乐激动地捂住嘴,式神们凑过来,只见一个画着金色凤羽的大红盒子,古香古色,还带着淡淡的复古的熏香味。
山兔丢下山蛙和寿司,赤着脚跑到神乐手边好奇地打量,从神乐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山兔细嫩的脖子上布满大蛇的毒素和小麒麟翻击时留下的瘀血。
“大家......”神乐不由得湿了眼眶,“大家都辛苦了!”
“可是我们寮里又没有姑获鸟,要皮肤来干嘛。”站在最外围的桃花妖擦试着坐敷脸上的尘土。
“啊,桃,坐敷,小心!”樱花妖猛地看见原本沉寂的海面上忽然多了一条巨大的触手,可是来不及了——
“伞剑!”一道黑影闪过,凌厉的剑法直击要害。
“姑获鸟?!”
晴明不知从哪儿出现,折扇轻敲喊得最大声的古笼火的头:“一群傻孩子,叫姑姑。”
原来在很久之前,姑获鸟就已经纳入晴明手下,当时的姑获鸟可以说是平安京最令人恐惧的妖怪了。
“我喜欢照顾孩子,无论是怎样的孩子,无论有多少个孩子,我都喜欢。”姑获鸟温柔地看着晴明院子里玩耍的小妖们,“只是我怕惊着他们......请让我在暗中保护这群孩子。”
晴明点头,算是答应。
这下真相大白。众式神忽然明白了晴明为何每周四都疯狂拜访周边邻居,经常蹲在告示牌前看今天是否有加成御守发放,为了一个皮肤倾尽所有勾玉和寿司。
姑获鸟收了伞,有些犹豫地看着晴明:“我......我不会吓坏他们么?”
“怎么会呢,姑姑那么美。”晴明展开扇子,“你们这群傻孩子,还不赶紧谢谢姑姑这么久以来的暗中保护?”
姑获鸟一手搂着吓哭的桃花妖直摇头:“别别别,这都是我应该的。”
凑的最近的桃花妖泪眼朦胧地看着搂住她的黄衣女子,即使眼睛看不清楚也能感受到黄衣的粗糙质感。
她的确配得上这件衣服。桃花妖拉拉袖子抹掉眼泪,柔软的绸布和起球的麻布起到鲜明对比。
晴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开了召唤阵把大家扔回寮里。
“唉,我虽然曾经住在欧洲,如今却连羡煞旁人都没有!”
“诶,大兄弟,我正好赶上车了,还多谢你的御魂和石距。”
“......你滚。”

评论
热度(16)
© 寒江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