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DEER

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幸不二】拐骗小熊A计划(五)

幸村放下手机,礼貌地找了个借口就出门了。不是他小看不二,是今日风太大了,更何况是神奈川偏凉的海风和傍晚的阴湿......
于是不二光荣地发烧了。
虽然早预料到会感冒,不过没想到会发烧。不二被勒令窝在家里,幸村家里的大人都出门工作了,国二的绘晴在可怜兮兮地写着日本史学习心得报告,就连幸村也出门找莲二补习化学。不二心里憋屈啊,于是就贴着一张“宝宝退热贴”抱着一壶一升半的温开水,颇勤奋地自学高一的内容。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三点左右,幸村就会回家,美曰其名是“照顾不二”,事实上是“调戏病号”。
废话,趁腹黑病了没有抵抗力赶紧多调戏一下,这种趁人之危趁火打劫是毫不吃亏的好嘛。幸村傲娇地想。
所幸发烧不是大病,但不二前前后后折腾了快一个星期。不二周助没什么不好,就是对天气变化太敏感,一变天就生病,不过像传染病什么的就根本轮不到他,有次全班人都病倒在床,就他一个还活蹦乱跳的。对此不二妈妈是又爱又恨。爱嘛,就是觉得生病时的周助比较坦诚老实一点,偶尔还会撒撒娇什么的,恨呢,就恨生病的次数实在少,撒娇什么的一年也见不着一次。
终于熬过去了。不二神清气爽,总算是不再被“剥削压迫”了。心情大好的不二扔下保温壶和课本,走出大门,入眼的是满满的——脸。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不要纠结为什么不二会唱China童谣,现在只要知道他在懵逼就好啦。
桃城瞪着眼凑过来:“呐呐不二学长你病好了吗?”
海堂白眼一翻:“笨蛋!不二学长肯定是病好了才出来的啊。”
“你说什么死毒蛇!想打架吗!”
“我说你笨蛋!”
大石阴沉着脸分开两人,一抬头又是标准保姆笑:“不二啊,恢复得怎么样?”
还没等不二回话,牵就在一旁阴森森地说:“不二病愈的概率是88.4%,但是现在的嘴角拉动弧度比平时低了5.7º,原因是不高兴的概率为12%,受到惊吓的概率为64%,其他原因的概率为24%。”
“乾的数据还是一如既往得精准。”不二内心暗暗佩服,“不过大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不二不二~我们是代表青学网球社来看望你的nya!只是那个小家伙没来nya!”菊丸还是那副德行,讲话不过脑子,单纯得可爱。
“英二,不是网球社的啦......”大石在旁边小声提醒。
“......不要大意。”难得有空的手冢扶了扶眼镜,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而且还是不完整的话。
不二笑笑:“是,我知道了。”
菊丸尴尬,只好转移话题:“呐不二,我跟你说nya,上次我和大石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像你但是又很奇怪的人!”
“......是吗,那真是太巧了。”不二尴尬,内心暗波涌动。拜托赶紧结束这个话题啊!
“真的真的!就是那个人穿得跟个球似的,一下车就拼命跑好像在躲着谁nya......”
“诶——那可真是好奇怪!”桃城一脸好奇。
“是的呢,而且他很有技巧,而且跑得很快,我和大石都跟丢了nya。”
“......哦,那他可真厉害啊。”虽然是在夸自己,但被人评价为“奇怪”,“球”这种完全和不二周助不搭边的词汇真让他高兴不起来。
“呐不二,我们......”
菊丸兴奋的话语似乎也随着神奈川柔和的海风散去,留下咸咸的,湿湿的痕迹。
等幸村结束补课回来时就看见不二沉默着流泪。
海蓝色的瞳湿润,眼角微红,大颗大颗的泪从眼角滑落,打湿了蝶翼般轻盈的睫毛,快速坠下,砸在米色的毛衣上,像忽然盛开的花朵,永远停留在毛衣上。
虽然平时腹黑的要死,但内心还是感性的呐。幸村放下装着苹果派的咖啡色纸袋,伸手搂住不二的肩,轻声细语。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终将学着接受。”
“至少,还有我会陪你度过每一个难耐的寒冬。”
_(:з」∠)_夏铃专用分割线_(:з」∠)_
开头很嗨皮结尾很负能这大概也是老头子我的独特风格嘞,不过幸村的话是不是炒鸡像表白(๑>؂<๑)没错就是暗戳戳的表白啦!偶尔也要洒点糖嘛!毕竟我们是happy end的文嘛!( ー̀εー́ )话说大家有没有想看的其他西皮呢?欢迎和我私信玩耍啊,说不定就写了呢( ー̀εー́ )喜欢的请支持我谢谢(๑Ő௰Ő๑)mua!
爱你们的夏铃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