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DEER

断网勿念。有缘再见。

【土冲】花与水与你与我

唔,会有刀男客串不过戏份不大......土冲超凄美但是也绝对够冷西皮......
剧情风偏新选组异闻录。
_(:з」∠)_MR.DEER专用分界线在此赶紧给我隔开!
土方没有亲眼见证冲田的死亡。
其一是因为政局动荡,新选组的事务实在过于繁多。
其二是因为不想看到那个人痛苦隐忍的模样。
一个人的生命正如一朵樱花,上一秒还在枝头展露着青涩娇俏的身姿,下一秒就被风卷起,或残缺或凋零,到了夏天就徒留稀稀拉拉几朵残败同类藏在叶间,凄惨悲切。
“副长,冲田队......的遗物已经收拾好了,请您确认。”略低沉的男声从门外传来,隔着不薄不厚的木框纸门也能察觉出声音里掩盖不了的颤抖。
“......我知道了。”土方拉开门,接过那个轻飘飘的布包。
三两套换洗衣物和羽织,一块染血的手帕,一只竹枝尖毫,一本俳句集,一双木屐。
还有那两把刀,一把在池田屋折了刀尖,一把为新选组的未来开出炽烈血路。
原本沉睡在刀上的蓝发付丧神睁开通红的眼,拳头攥紧了又松开。
土方岁三,冲田大人死前仍然想念的男人......可他在冲田大人修养的那么长时间里只来看望过一次!
好心的付丧神和泉守和崛川只好干笑着领他出去,顿时房间里只剩土方一人。
总司死了。
这是事实。
土方撑着头跪下试图接受现实,头脑发胀时又看见角落里的药研①,徒增悲伤。
“那个混蛋!”大和守安定拉紧围巾,“冲田大人到死都没有等到他来......”
“是是是,混蛋混蛋混蛋。”崛川拍拍安定的肩,“但是长曾弥先生还在等你哦......”
“......嗯。”安定低落地点点头离开了。
房里的土方渐渐平静下来,慢慢吞吞地收拾那少得可怜的遗物。忽然间理解了山崎那时的颓废,但他可以,自己却不可以。
自己是撑起新选组一片天的魔鬼副长,应当以大局为重。
手里薄薄的俳句集浅蓝色的封面上渲染出点点深色之花,双眼朦胧间仿佛又看到了少年郎灿若繁花的笑颜。
_(:з」∠)_MR.DEER专用分界线在此赶紧给我隔开!
①药研:不是那把有着太刀气场的短刀哦,是当时日本人用来磨碎药材的石轮碾子,跟中国传统的捣药不一样的哦,具体形状可以看看动漫里土方先生的那台√
然后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夏铃(MR.DEER),可以叫我D啊,大总攻啊,太爷爷之类的,不明原因地站了很多奇怪的西皮,但是土冲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冷而已好嘛!老人家会不高兴的好嘛!
这一篇并没有技术含量只是临时宣泄一下,灵感来源于某个晚上的作业(噗)里有一句“花与水”然后手痒痒地码了......
大概会每周码一篇......至于什么西皮什么剧情得看心情,当然欢迎提意见和建议!
以上!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