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等我十五天,拜托了。
戳开BOOM↓
转载请注明转自lofter并表明笔名【即是“江山雪色”】,允许转至贴吧、空间,其余私信再谈。
P.S.不管转到哪都需要授权。

  江山雪色  

【联五段子向】隔壁的老王你好吗

【一】
大鼻子的东欧人正笑眯眯地注视着身前的东方人,微风拂过,掀起白色的围巾。

良久,他张口就是一句带着东北口音的普通话:“老王诶,保养得贼拉好,还没秃嘞。”

伊万,猝。

【二】
某次会议上,阿尔一如既往地发表着自己的言论——当然也没人听得懂夹杂着一边大嚼汉堡一边猛吸可乐发出的噪音的胡言乱语。

底下抠手指的抠手指,玩水管的玩水管,喝茶的喝茶,吃饭的吃饭......

等等!怎么有人在吃饭!亚瑟放下茶杯环视一圈迅速确认了吃饭的那家伙,并毫不客气地举报:“王耀又在吃东西!”

于是国际会议再次变成了“中 国美食鉴赏大会”。

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真的。

【三】
关于【一】里提到的秃顶问题,亚瑟最有发言权。

亚瑟喝口热茶:“我们英 国人秃顶,是因为我们喝生水!”

伊万乖巧地坐着:“我们俄 罗 斯人秃顶,是给冻掉的。”

阿尔假装正经:“我们美 国人秃顶,是工作过度才秃的。”

弗朗西斯一撩头发:“我们法 国人,都是【嗯——】,【啊——】,【哦哦哦——】太多才掉的呢~”

王耀选择闭嘴。

王耀退出了群聊并举报该群。

【四】高亮再高亮:本篇纯属作死。相信本国投反对是有理由的,所以以下伊万王耀的发言纯属瞎编。

王耀为什么总是投反对票呢。

“年纪大了一走神就没听清那些小年轻在说什么,伊万坐得离我近嘛,他跟我说他们讲了啥那我就看情况投咯。”

伊万一般是这样告诉他的——“那个满身脂肪的蓝蓝路小毛头又想称霸世界了”“那个眉毛超级粗的工口绅士也想称霸世界了”“那个爱裸奔的胡子变态想让全世界跟他一起裸奔”之类的。

理所当然的,王耀投出了宝贵的一票:“我反对。”

【五】
除夕那天,王耀坚持来开会了——虽然不知道要开什么,总之自己只要像往常一样喝茶吃饭上厕所摸鱼就好了。

鉴于今天是除夕,众国只能顺了他的意思讲普通话。

只不过对于这群老妖精来说,想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实在有点难。

伊万不用张嘴就能感受到他酝酿在声带里的“干哈子撒”;阿尔弗雷德平舌音卷舌音前鼻音后鼻音不分一通干嚎;弗朗西斯还好,只是语调七弯八拐,自以为风流却像极了玛丽苏小说里的恶毒反派;这么来说,唯一的希望就是亚瑟了。

亚瑟果然不负众望,只听他清咳两声,深呼吸——“今天窝們要📣的話題是......🀄 國過節放🎉🎇太吵導致🇷伊萬-布拉金斯基🈚💤的事情......”

王耀:“......?”

这也不是普通话好吧?

这已经脱离了地球语的好吧?!

————————————————————
关于第四篇的话,我会考虑把它删掉的。重点看你们怎么想吧,有人拿来恶意做文章的话肯定是免不了一场撕逼的。我超凶rua!
没有嘲讽硬果仁的意思,但是秃是实话。老毛子们也别跑,天冷不是掉发的理由。
关于亚瑟最后的发言,只是联系了大航海时代,所以设定亚瑟原不良→绅士,骨子里还有那么一点中二。粤语的话是因为收养嘉龙的缘故就讲了?试图讲火星语,但是爪机无力打不出来。哭哭。伊万的东北腔是因为和黑龙江近嘛,阿米平卷不分是私设,觉得阿米这种不拘小节的性格对平卷舌音前后鼻音都保持着“It's easy!”的态度然后就没弄清楚吧。至于弗朗茨的语调问题,大概就是法 国人给我的个人感觉——“法语确实是很浪漫很适合七弯八拐【?】的语种啊!”什么的。“语调一变就感觉骚里骚气x的,真可爱呢~”
篇名乱起,全是短打。
最后一句,我永远爱APH!

评论(6)
热度(99)
© 江山雪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