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等我十五天,拜托了。
戳开BOOM↓
转载请注明转自lofter并表明笔名【即是“江山雪色”】,允许转至贴吧、空间,其余私信再谈。
P.S.不管转到哪都需要授权。

  江山雪色  

【银桑生贺】《关于银桑的生贺命名为“芭菲的惨案”的奇幻无脑短文!》

银桑生贺的文,解禁√旧稿混更,假装高产。
无脑爽文,日常向。
无修改。微排版。【要点脸吧!】
无明显cp向。欢迎与本人来一发深入讨论,作者雷点是冲神。【划重点】
掉粉典范。
别问我为什么总悟的辣椒酱有草莓芭菲的甜美味道。这是银桑的爱的滤镜。

“芭、芭菲——”一声尖叫从万事屋传出,神似杀猪。
“银桑你是一早起来发现自己被ooxx又xxoo了吗阿鲁。”神乐坐在一边嚼着醋昆布一边梳头。
“才不是呢!小神乐你看......不对你在吃什么?”银时看着神乐一脸懵逼。按理来说现在万事屋应该萧条到连米都没有以至于自己为了抵挡饥饿而连睡了N天最后被草莓芭菲的甜美味道唤醒,那么,神乐嘴里嚼的是什么?
“当然是醋昆布咯笨蛋阿银。”神乐一下把整条昆布吸溜到嘴里吧唧吧唧嚼着,“阿银你一连睡了三天阿鲁。”
银时用他空荡荡的脑子想了想,然而什么也没想出来。但智障如银他妈,他会放过这来之不易的芭菲吗!他会放过这甜美可爱色泽诱人冰凉爽滑甜度超高的草莓芭菲吗!当然不会!
于是他冲进厕所飞速刷牙——当然水是从登势婆婆那里接的。
赶在布丁上的冰淇淋和奶油化掉之前,用店家配的塑料勺舀一大口塞进嘴里——果然和芭菲的配色一样——辣。
敢情这鲜红浓稠的不是草莓果酱是辣椒酱,里面软绵绵的果粒不是草莓是碎辣椒?银时猛咽口水,又冰又辣的感觉真是令人难以接受,尤其是冰淇淋还是正常的冰淇淋,奶油还是一如既往的软腻,草莓还是平常的酸甜。
“呜哇阿银居然独吞芭菲!混蛋阿鲁!”神乐咽下嘴里的醋昆布,瞬间冲过来作势要对银时使用小拳拳,然后被他红得异常的脸色吓了一跳:“怎么了混蛋阿银?太好吃把你感动过头了吗阿鲁?”
“呜呜呜——(你自己吃吃看啊!)”银时死死掐住自己脖子。
“什么?你说超好吃?那我不客气了阿鲁~”于是神乐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勺,比银时刚才舀的还多。
“啊啊啊啊啊啊啊冲田总悟个混蛋——”又是一声惨叫,震落了屋顶上停歇的鸟。
另一边的屯所。
近藤挠头,问道:“总悟,有人叫你?”
冲田面瘫,答:“猩猩的听力就是猩猩。”说罢非常利落地转身走掉。
近藤:?
......
近藤怒:“总悟——”
没错。这杯恶意满满的假草莓真辣椒芭菲就是冲田的赠礼。
银时:这朋友怕是做不下去了,绝交绝交。【再见】【doge】
冲田:呵。【S的微笑】
忘了说,久久没有登场的新吧唧,被神乐的怒嚎震下来的鸟砸晕,阿妙拖着他回家了。
土方刚巡完街,嘴里还叼着一根竹签。闲的无聊又还没下班,他只好掏出手机打算玩玩游戏消磨时间。刚解锁锁屏,就看见冲田发来的信息。
“to:砾志美乃滋星笨蛋副长
今天是旦那生日喔,笨蛋副长。【嫌弃】【鄙视】
from:冲田总悟”
......不管在什么时候看到这个昵称我都很想打人啊。
但土方是多么口嫌体正直的男人啊,他蹲在屯所抽了根烟思考了会人生,才去了甜食店。然而今天甜食店挤满了人,土方根本看不到头。
要耐心。他这样想。
然后他排了三个小时。
怪不得那个抖S一大早就翘班出来了!土方一手拿着那杯来之不易的草莓芭菲,一手撑在膝盖上一副累死了的样子。
三个小时,足以让太阳挪进富士山的怀抱。夕阳西下,天气愈加闷热。凝在塑料杯上的水珠自动抱合成一团,滚在土方的手上,冰凉得很。
“这就要融化了?!”来不及怒骂,土方选择在它融化之前把它送给那个智障天然卷,最好的办法就是狂奔。
等他一路狂奔过去,已经是十五分钟以后的事情了。平时就吵吵闹闹的万事屋因为主人的生日而更加热闹,甚至还时不时传出惨叫声。
看来根本就不差我一个嘛。土方如是想,而那杯可怜的芭菲已经融了一半,杯底的草莓块被挤压到变形,粉红一片,惨不忍睹。所以我到底那么大费周折干嘛。土方只觉得心里酸酸的不好受,正想把那杯惨不忍睹的草莓芭菲丢掉,万事屋老旧的木门被拉开。
“喂,多串,怎么这么慢啊,等你好久了。”欠扁又好像事不关己的声音,一听就是那个天然卷笨蛋的。此时叫土方听来,倒是美妙了很多。
“闭嘴混蛋。”虽然如此,嘴角却不自觉勾起:“谁叫你这么喜欢这甜到让人三辈子得糖尿病的猪食,恶心死我了。”
“喂喂失智美乃滋星王子,你的蛋黄酱才是天下第一恶心的狗食!”
“好了旦那,你让开。再见了副长。”
“***的冲田总悟!”
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
采访:
Q:提问银桑。银桑你在开头吃的那杯辣椒芭菲最后的结局是?
A:当然是把没有辣椒的地方吃掉了其他的扔掉咯笨蛋作者。【抠鼻孔】
Q:提问总悟。为什么会送银桑一杯辣椒芭菲呢?醋昆布也是你送的吗?
A:啊,其实是这样的。一早起来我就想着要去给旦那买芭菲庆生,但是到了甜食店的时候老板说他们草莓酱还没弄好,我就买了一杯纯芭菲,可是屯所里没有草莓酱,我就加了自己做的颜色相近的酱料咯。醋昆布是我买的。听说旦那又没钱了,我买醋昆布是为了让那群白痴明白我是多么正直的人。
Q:提问神乐。神乐桑在吃醋昆布和辣椒芭菲的时候分别有什么感受呢?
A:吃醋昆布的时候我是超感动的,没想到那个抖S变态也有转性的一天阿鲁。但是辣椒芭菲是真的没想到,太逼真了阿鲁。就是影响不好,我的嘴唇肿了一天阿鲁哟。
Q:提问美乃滋星笨蛋副长。排队的时候在想什么?
A:就是在想......这些甜甜腻腻的东西居然那么受欢迎不如把这些人拐去美乃滋星壮哉我大蛋黄酱好了。【大雾】咳咳,【点烟】大概是在赞叹霓虹人口多吧。话说前面提问的人的昵称都那么正常为什么到我这就变了个画风啊喂!【掀桌】
夏:驳回。【吹哨举红牌】变画风是爱你的表现。
土:可闭嘴吧!你不是那个超级抖S的迷妹吗!
夏:好吧我承认是总悟大人和我勾搭的结果。
总:是的呢,我们交流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土:这么下流的东西就不要说出来啊喂!
夏:敢嫌弃总悟大人说的话!看我把你马修马修马修掉!【白眼】
银:不准!
土:啊咧?【懵逼】
夏:【忍笑】礼物我送到了,银桑你尽♂情♂享♂用♂哟!
总:【从RPG炮筒里掏出来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旦那——哦对了,再见副长。【忍笑】
土:喂!所以这一切都是预谋好的吗!
夏、总、银:是的美乃滋/副长/多串!

评论
热度(2)
© 江山雪色 | Powered by LOFTER